在知识产权纠纷案件中,除了注册权利人(包括专利权人、商标权人、著作权人等)提起的侵权诉讼外,还将有第三人根据从权利人取得的许可(包括通用许可和专用许可)提起侵权诉讼。在非注册人提起的侵权诉讼中,知识产权许可证是否存在瑕疵是侵权诉讼的重要抗辩焦点。

作为一种非注册侵权诉讼,其提起诉讼的权利来源于许可合同的约定。在民事诉讼中,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对诉讼主体资格进行辩护。

首先,许可合同是否合法有效?在非注册人提起的侵权诉讼中,一般注册人不是诉讼主体。因此,非登记人是否具有诉讼权利是法院审查的关键内容,许可合同是证明诉讼主体资格的重要证据。在诉讼中,可以从合同是否合法有效看,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登记人是否签字盖章:登记人的前后印章是否一致,即许可合同是否符合合同法。在原告主张权利的著作权侵权案件中,许可合同的前后封条不一致,登记人为涉外公司。原告不仅需要长期补充证据,还需要通过国外公证等复杂程序,最终撤诉。此外,我们还需要注意许可合同是否是有条件生效的合同,如支付许可费或满足一定条件。如果有条件,非注册人不仅需要提供许可合同,还需要提供证据证明合同约定的条件得到满足。

其次,许可合同是否真正履行,一般来说,只要非注册方提供合法有效的许可合同,诉讼主体资格是否适当的举证责任就转移到被起诉侵权人身上。作为许可合同的第三人,很难证明许可合同的履行。但是,目前国内知识产权许可市场管理相对宽松,存在虚假宣传、多个独家许可重叠等现象,比如,在作者代理的商标侵权案件中,商标注册人向同一地区的两家企业独家许可同一商标,两家企业的同一商标产品在市场上流通。其中一家企业起诉我公司商标侵权,终审法院没有真正执行《商标专用许可合同》,公司《商标专用许可合同》也没有执行,因其拒绝索赔,因此不存在《商标专用许可合同》的权利要求。

随着知识产权盈利模式的不断完善和保护意识的增强,知识产权诉讼中非登记人主张的权利类型多样化,诉讼专业化的要求不断提高。这就要求我们在诉讼过程中严格审查权利来源证据,从源头上打击“知识产权***”。